日活用户超过1.5亿,16年营收4.04亿美金,目标融资…

编者按:这是我的挚友、C2C公开课教育平台多贝网创始人陈广涛(微博ID@多贝陈广涛)最新出炉的脑爆小说瀑布体,讲的就是快网络,慢教育、理想面前现实如何应对的问题。会写段子、会自己上镜当书匠又心怀理想的教育哥写出来的文章是啥样,你感受下:nn1997年1月,张朝阳创办了他的网站爱信特,后来他的网站叫什么你应该懂得。n1997年5月,丁磊创办了网易公司,后来他的业务扩展到了养殖业。n1997年10月,王志东成功引入650万美元的风险投资,后来觉得不够浪就改了名。

nn中国互联网的开元之年就这样被取景窗定在了1997年,也就是说,这个对我们像空气和水一样重要的货,今年才刚刚16岁!nn这个16岁正值荷尔蒙过盛的小年轻,站在了一个不知道已经几千岁了的老先生身边,不由分说地钢铁一样紧紧攥住他的手,二二的说“来!一起奔跑吧!”。老先生也兴奋了,脸上出现了百年未见的红润和紧张,孱白纤细的腿勇敢踩在了刚买的名牌阿迪王运动鞋里。他使劲的咽了咽唾沫,对小伙子说“起步慢点!步频别太快!对了,你知道咱们该往哪儿跑吗?”…这个老先生姓教,名育。nn教育是一个古老的行业,他慢,慢是因为他重,他重,重才难被改变。因为喜欢轻和快,所以人们也大多不愿碰重的东西。教育这件事情有多重呢?用UGC内容的生产过程来举例子吧,先看微博,假设每个微博用户每天能发3条微博,那么微博的UGC生产效率就是3条/用户/天;再来看课程,根据多贝的数据,老师们生产1节课程的平均生产时间大概要7天,而且用户中老师的比例只有不到0.5%,那么课程的UGC生产效率就是(1/7)*0.5%=0.000714节/用户/天。

如果你看晕了,那就用一句话来概括:一节课程的UGC时间成本是一条微博的4200倍(3/0.000714)。nn如果再简单的用内容条目数量来衡量一个UGC产品的繁荣度(就像很多神论坛居然用每日发帖量作为产品活跃度的核心KPI一样),那么做一个UGC类型的课程产品恐怕要比做个微博类产品慢上上千倍。所以,看到这里可能已经有投资人的蛋碎一地了,还可能有投资人会问这货难道不能给点力加点速吗?——当然可以啊,老祖宗早就教育过我们“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啊,如果想提高生产速度,就要先发明各种可以提升生产效率的生产工具。nn例如,如果没有智能手机这种大杀器的出现,微博也很难成为最快的新闻媒体。当你老妈辛辛苦苦端上一桌丰盛的家宴,你和你妹的第一件事情不是插筷子而是神经病一样拿手机拍照片的时候,曹国伟感动的说“天亮了!”,于是我们的互联网生活才真正的被图片环绕了!对国人来说,餐桌和课桌离的并不是太远,一样的道理。当前网络教育的现状,用刀耕火种来形容还真不是太冤枉他。

当一个老师鼓起十二分的勇气准备开搞网络教育的时候,他可能需要购置专业摄像机一台,补光灯若干,大屏电子白板一块,购买服务器若干,用来帮忙操作摄像机的老婆一名,对了,还忘了问他,带宽他想要独享的还是共享的?CDN他想怎么部署?会玩PHP吗?MySQL语句会写吗?支付宝的API会调用吗?要不要考虑防DDOS攻击?…可怜的老师冷静下来之后想了想,还是回去在黑板上给学生写写画画来的更实在靠谱些!nn当我们心怀美好,憧憬着淌着蜜和牛奶的伊甸园,却忘了现实的锅里米少的可怜,野牛还未驯化,更别提耕犁这种高科技的玩意儿了。nn教育的变革一定来自于网络,网络教育的变革一定先来自于新工具的发明。一点点的技术融入,都会帮助教育行业带来效率的明显提升。小学老师们已经开始尝试用微信给家长派活了,微博和QQ群开始让老师有自己招生的能力了,Office让老师制作讲义变得简单,优酷土豆让音视频的存储变得没有阻碍…可所有这些,有哪个考虑过教育的垂直需求呢?老师们就像打猎的原始人,摸到哪根棍子就舞哪根罢了,一靠运气,二靠才气。举个例子,我偶然结识了一位在北京著名重点中学教学的青年老师,她很真诚的问我哪里可以找到符合中学教学大纲的免费教学视频,她说她已经把互联网翻底儿掉了也找不到,我说:您这个…基本上…没有…您还是…自己动手吧。这位老师很困惑的问我怎么动手啊,我说您可以学学可汗学院的孟加拉小哥,用录屏软件自己录啊,然后这位老师真诚的问我什么是录屏软件…然后,现在就没有然后了。

nn兄弟们,卡姆昂!为教育做点工具吧,慢一点,死不了!nnn我们致力于将【创业说】打造成互联网创业者分享干货、深度解析行业、产品模式的原创、首发平台,欢迎创业者给我们投稿:tips【at】36kr.comn。十张图看清阿里、京东、亚马逊之间谁的模式最赚钱|图说。亚马逊、阿里、京东,若要提起如今在美股市场或者中国电商市场上,还能睥睨驰骋的,大概只剩下这三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