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事实上你要是自己一手操持,无论是直接找4S店、还是黄牛…

住酒店是出差,住民宿才是旅行的认识在这一代年轻人的心中已经蔓延开去。先分享一组来自高盛的数据,从1990年至今,日本的民宿房间数不断减少,从当时的100万间减少到2015年的72万间,但近年来随着日本签证的放开,旅日游客却在不断增加,这使日本的酒店入住率上期保持在80%以上。

日本有着完善的民宿法,在供需不平衡的情况下,开一家民宿似乎是一门好生意。短住科技成立于2017年,与今年3月获得了来自蓝驰创投的数百万美元的Pre-A轮融资,公司创始人韩哲曾任穷游网COO,其团队也大部分来自于穷游网,他们在大阪成立了E&K酒店管理公司,打造在川旅宿品牌,目前旗下拥有两条产品线,分别是面向中端市场的酒店式公寓ChuanHouse,以及面向中高端市场的在川,主要为旅客提供日式庭院、町屋的整租。尽管在川旅宿旗下民宿的运营方式与传统酒店非常相似,但各自的发力点却有所不同。例如星级酒店通常需要具备更多的功能,如会议室、健身房、各种形式的餐厅等。

这些功能对于民宿而言是非必须的,因此在前期投入过程不涉及这部分费用,在已经落地的几个项目中,短住科技均是直接利用日本精装修好的公寓住宅,成本并不高。而围绕着旅行和体验,在川旅宿会定期在酒店的公共区域内举办展览,例如近期在京都的在川合庭摆放了20几把来自山形县菊地保寿堂的铁壶,其中有4把铁壶的历史在100年以上,而在川合庭是一间町屋,原本为铅版印刷厂,由日本设计师青山周平重新设计后变为现在的样子。此外,在大阪的ChuanHouse举办了奈良美智的漫画展,展出了100多幅其早期作品。公司目前正在筹划陶艺展览,创始人韩哲告诉网络,这种结合文化、体验的服务公司也会不断的去坚持下去,目的在于给用户的入住增加附加值。

山形县菊地保寿堂铁壶展在盈利方面,在川旅宿可以分为两个环节,首先是用户支付的房费,酒店式公寓ChuanHouse的客单价为700元人民币左右,如果以80%的入住率来看,约12-16个月的时间可以收回前期投入成本。而日式町屋在川的客单价在2、3千人民币左右,平均1年内可以收回前期投入成本,而公司目前已经落地约300间客房。此外,公司的另一收入来源于其他类服务,例如为用户提供和服租赁+拍照的服务,目前已在东京和京都落地。此外,公司今年四月会上线一本《京都好物》Mook书。

届时,杂志也会对外售卖,从而获得一部分营收。在未来,在川旅宿还希望为消费者提供米其林餐厅的预定等更多维的旅游服务。在日本做民宿生意的中国企业中,网络此前报道过「梦之宿」,该公司想要做的是通过对房东输出运营管理能力,把分散式的民宿标准化、品牌化、连锁化。解决现有的C2C共享住宿平台上,民宿质量参差不齐,很多民宿被过度包装,消费者实际体验不佳的痛点。

此外,投资人薛蛮子去年在京都购买了7套百年以上的日式町屋,并打造个人民宿品牌蛮子民宿。无论是做酒店还是民宿,其本质都是服务住客。而到国外旅行本身并不是一件高频的事情,因此用户粘性的价值并不体现在旅客多年后的再次入住,而应该体现在住客在离店后对朋友的口耳相传,最终得到一个指数级的传播效果,能长时间内保持高入住率。此外,服务本身也是一件越细致越不嫌细致的活儿,这些都需要长时间的时间积累,才能使品牌更好的了解住客,从而建立口碑。

而在客单价和运作成本相对稳定的行业,只有为消费者更多的服务环节才能使公司切到更多的利润,这些都等待着短住科技的团队不断去丰富和完善。“抖音”出海:不仅在中国火,还火到了东南亚。文|墨腾咨询师Will(微信ID: will639)来源|公众号:墨腾创投抖音在海外化身TikTok并于去年5月12日在谷歌商店上线,到今天为止取得不错的成绩——从谷歌商店全球的数据来看总安装数已经超过1千万,评分达到4.5。墨腾进一步观察TikTok的市场数据,发现其主要的高表现市场均来自东南亚。

其在东南亚主要国家——印度尼西亚,泰国,越南,马来西亚和菲律宾——GooglePlay总榜单排名均在靠前位置。尤其是在除菲律宾以外的其他四个市场,排名基本都在前10位,在视频子榜排名更是全部排在第一。此外,我们从TikTok谷歌搜索热度的分布,也能从品牌角度验证,TikTok主要高表现市场基本都在东南亚。抖音在国内取得成功后有多种战略选择,如果你也好奇为什么抖音(或者说其母公司今日头条)选择国际化拓展战略,就跟随墨腾一起细致分析一下。